恐龙园

男孩子

雨夜怀卿·记雨谷主

秦祈冰:

大概这是我第三次写雨谷主了,探陵一书反复翻阅,对洛师二人的感情着实感慨,可每到夜深沉之时,想写的都是谷主。




忘了今天想起她的由头是什么,就记着鲜红如火的身影忽然闪进我的脑海,穿着一身单衣捧着一杯温热开水正对着电脑发呆,惊鸿照影之瞬第一反应就是开LOFTER随便记录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


现代篇大概看到快200章的样子,搁置在那里准备等完结之后陆续补完,最好能再买一套现代和我的古代篇放在一起,大抵这几年追更生涯也算了无遗憾。




偶尔看到现代篇的时候会觉得挺难过,为洛师依旧坎坷的路途,为配角们一个个或死或伤,更多的还是因为洛师长生依旧在,却已不见雨谷主。




在这点上我有一点非常幼稚的固执,我始终认为雨谷主和雨司令不是一个人,就像之前写过的,公元915年之后,世间纵有雨霖婞,再无雨谷主。




当初写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很难过。雨霖婞这个词条的百度百科里有这样一句话:此资料是古代篇与现代篇结合,作者强调雨司令并非雨谷主,只是因为作者舍不得。




有许多人依旧坚持转世之类的说法,于我而言,谷主早已留在千年之前,这千余年的尘世更迭,足够她烟消云散,尸骨不复存。洛师二人自然会长久地记着她,可是她们心中对雨司令又是怎样的看法呢。




是否偶尔会觉得恍惚,是否也会猜疑并不存在的轮回之说,我不知道。倘若是我,大概也会被相似的容貌和性格所吸引,加上对挚友的思念,久而久之或许会觉得便是同一个人。




可是到最后,终究她不是她。两个都是锋利而骄傲的个体,因为各种相似被串联在一起,无辜得有点心酸。




记得第一次写谷主的时候,假设了这样的一个情景——倘若谷主知道洛神在看到司令的一瞬间错以为是她再现,恐怕要从墓中跳起指着她鼻子笑骂一句“死鬼净认错人”。




后来想起谷主的时候,这个场景时刻在我眼前浮现,不知道为什么,难过像潮水一样一拍一拍地涌上来,沉默却有力,坚定地以摧枯拉朽之势推倒一切或虚或实的伪装,白昼也好黑夜也好,哗啦一下把空寂的内心浸满。




她愈是明艳动人,思及往事便越觉得钝刀入肉一分,反复消磨,难得痛快。




阿却成亲那段,寥寥数字,每看一次便鼻翼发酸一次。就像那句已成经典的“式微式微胡不归”,甚至不需旁的言语,一入眼便引得心内惊涛骇浪。




我的谷主啊,本该拥有最好的一切,可她这一路艰难而行,家族背负血咒,欲为父报仇之时被仇人所救,自小一同长大的阿骏为她惨死,所爱已得眷侣是以求而不得。这世间千般苦,似乎她都尝了一遭。




洛师命途多舛,天命人谋,浮沉聚散,却有彼此一路扶携,共对白衣苍狗人世沧桑变幻。谷主却是,看似热闹纷呈,其实由生至死都还是她一人。




她骄傲她放纵,她是万丈晴空上耀眼红日,她是苍茫草原上来去自由的风,她是妖冶绽放灿烂鲜活的曼珠沙华,她是我独一无二的墨银谷谷主。




我爱惨她的骄傲自由,却也恨惨她的骄傲自由。我完全能理解她拒绝花惜颜的爱,也能懂得她为何放弃长生,这才是我深爱的她。但内心交织的矛盾心绪却想让她接受那一切,有人疼爱不至孤苦终老,享受漫长光阴而不必让后人空自感慨芳龄早逝。




爱她至极,责她亦是至深,情感交织往往郁于中,下笔有千万般思绪,却只汹涌在笔尖难以呈现出来。




张悦然说过,越完美越千疮百孔。缺憾总是美的,因为足够疼痛,所以再去捕捉的时候总觉得动人心魄。




偶尔看到一些角色,会感慨这人真像谷主,可就哪怕是看见司令,心底也有隐隐的一个声音在反复喧嚣叫囔,你看这些人都那么像她,可是没有一个人会再是她。




是啊。




今天下了一天的雨,天气自让人焦灼的闷热变成风雨沉默的寒凉。




在桌前端着一杯温茶发呆,耳机里音乐舒缓沉静,听不见雨声。其实也没有雨声,一切都是静默的,越静默思绪的线就能被放得越长。




一位师姐知道我也看探陵之后,问我如果一定选一个人做伴侣会选谁,我说我要雨谷主。她很惊讶我的答案不是师师或者是洛神,因为这二者无论如何都能满足一个人对伴侣的需求,而雨霖婞性子太凌厉。




她是那样明亮的一束光火,灼灼跳动照耀我的世界,我大概跟阿骏还有阿却一样,只会想着默默守护而不是与她并肩。什么都不求,只不愿看她一个人“没意思”那三十二载。也不愿看她忍病痛逞强,不愿让挚友看见自己憔悴姿态而孤卧病榻。




若得谷主,必然隐忍守之,把所有恋慕情绪都藏起来,日夜相随,祈她骄傲常在,愿她笑颜不至为风尘消磨,我盼她一生都似少年时鲜衣怒马笑傲江湖,不至后人回忆起来虽无大痛也觉心酸。




我在这样寒冷的雨夜思她念她,停笔三两处,从存的一些语句里再去拼凑她的身影。岁月越是悠长,回忆越是醇厚,绝不至于会忘记。




但我其实不知道我还能记她多久,那我只能在还深刻铭记的时候,用粗浅的文笔多描摹几次她的风情,抒发几次我的思念,留待以后回忆。




红烛昏罗帐也好,断雁叫西风也好,亦或是鬓已星星也,阶段不同,心境总是不同。曾经写她,内心豪情激荡,越是年岁增长,动笔时越是酸苦无法自持。




单纯只是惋惜,没有同情也不敢怜悯。谷主的一切选择都是遵从本心的,也完全地能从她的性格里找到答案。偶尔会觉得心疼,但也为她骄傲,这才像她,这才是她。




世人皆说长生好,唯她自在随天老。六十二年,放在流动的时光长河中,不过是清浅的一滴水珠,比不得洛师二人长久的相互痴缠,但就是这么短暂的一段,证明了她来过。




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一生快意,恩怨随风。我爱的人,风华绝代。




雨夜怀卿,思念甚之,然文笔确实拙劣,难描内心慷慨情状之万一。然为抒怀,信手涂粗浅小文,言有尽处思慕无穷,惟留作日后纪念之用。




秦祈冰


20160422

好无聊啊,睡了25小时。